從6萬塊錢的小項目起步,一步一個腳印踏實前行,十多年來,綠樂生物已經成長為上海市高新技術企業、上海市專利試點、示范企業。

綠樂生物:專注中國耕地土壤修復和新型肥料技

這家名為上海綠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企業成立於2004年,坐落在莘閔高科技園區,是一家從事耕地土壤修復及新型肥料研發生產的高科技企業。在總經理閆龍翔的帶領下,綠樂注重科研能力創新,大力推動科研成果轉化,有30多項核心技術獲得國家發明專利,40多個新型肥料產品獲得農業部登記,同時也獲得國家科技部、上海市、閔行區政府科研項目的大力支持,曾三次獲得上海市創新資金項目立項,並在2020年獲得國家“科技助力經濟2020”項目,與上海交通大學合作研究的“種養耦合及循環利用技術”獲得上海市科技進步一等獎。

為作物種植提供一體化技術解決方案

據閆龍翔介紹,綠樂生物的產品主要有兩類:一種是作物營養產品,例如大量元素和中微量元素水溶肥,能夠為農作物補充氮磷鉀等多種營養元素﹔另一種是土壤修復產品,例如生物有機肥、微生物菌劑、土壤修復菌劑、重金屬鈍化劑等。從營養供給到土壤修復,綠樂為作物種植提供一體化的技術解決方案。

綠樂生物:專注中國耕地土壤修復和新型肥料技

採訪中,閆龍翔給記者介紹了這樣一個社會背景。“我國用全球9%的耕地,生產了全球21%的糧食,化肥使用量佔全球的35%,由於我國地少人多,為了提高農作物產量,過量使用化肥,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,美國的2.6倍,歐盟的2.5倍,化肥的過量使用使耕地土壤出現很多問題,從而嚴重影響農產品安全,比如:土傳病害的增加,導致農藥使用量增加﹔土壤次生鹽漬化嚴重,導致農產品中硝酸鹽含量超標﹔土壤酸化引起耕地土壤重金屬超標,導致農產品中重金屬超標。”閆龍翔說,針對以上問題,公司從2016年開始進行耕地土壤修復產品技術的開發,目前有針對土傳病害的生防型微生物菌劑﹔針對土壤鎘超標的土壤鈍化劑和葉面阻鎘劑﹔針對土壤次生鹽漬化的NCT-2土壤修復菌劑等一系列產品。

閆龍翔提醒道:“現在我們在用化學肥料的時候,一定要考慮到土壤的保護和修復,否則等到土壤出現問題再修復就非常難。”

此外,閆龍翔表示,如今的市場對肥料產品提出了新的要求,單一產品很難賣,需要對多個產品進行組合,形成體系。綠樂的產品組合加上技術優勢,又反哺了市場銷售,促進了企業產品在江西、廣西等市場大獲成功。

對於做農業技術出身的閆龍翔來說,無疑,創業是一塊難啃的“硬骨頭”。然而,選擇了這條路,就沒有退路,再難也要走下去。從企業的創立,到產品銷售,再到技術研發,他攻克了一個又一個難關,帶領公司一路成為上海市高新技術企業,而他本人也被評為閔行領軍人才、莘庄工業區高端人才。

創業艱辛,開拓出產學研合作之路

“創業為何選擇農業?”面對記者的提問,閆龍翔的回答夠實在:“這是我讀大學時學習的專業。”

綠樂生物:專注中國耕地土壤修復和新型肥料技

從中國農業大學土壤與植物營養專業畢業后,閆龍翔先后在甘肅、北京的研究所和企業工作,進行農業科研和生物肥料技術的研發推廣。2000年通過人才引進進入上海的一家生物肥料企業負責技術工作,后來這家企業經營出現問題,閆龍翔在事業上走到了岔路口,經過一番思考過后決定創業,2004年在上海成立了上海綠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。

創業路沒有一帆風順的,創業之初面臨的現實就給了閆龍翔當頭一棒。新公司成立了,產品卻賣不出去。開發市場成為橫亙在他面前的一座大山。“那個時候沒有資金、沒有銷售團隊,非常困難,企業注冊之后的兩年,我們的項目幾乎陷入停滯。”

創業團隊成員基於各種原因相繼出走,把銷售的重擔壓在了閆龍翔身上。他抱著背水一戰的決心,隻身來到了江西贛州,十天之內,開發了三個客戶,成功地把積壓了近一年的產品賣了出去。從這時起,贛州市場成為綠樂生物的支撐點。“在這之前我一直是做技術,沒有銷售的經驗,通過這次銷售覺得銷售並不是那麼難,或許是因為當時被逼到了不得不做的程度。”

除了開拓市場遇阻,企業在技術上也遇到了不少難關。閆龍翔談到,最難的是開發土壤修復劑,因為沒有相關產品的經驗,盡管在開發的過程中想過很多辦法,但是效果並不好,直到有中國農科院的專家指導,問題才迎刃而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