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图 pfe_31

  6月17日,制药巨头辉瑞宣布和Array BioPharma公司(纳斯达克股票代码:ARRY)已达成最终的合并协议。辉瑞已同意以每股48美元的现金收购Array,总价值约为114亿美元。两家公司的董事会已批准合并。

  辉瑞方面称Array是一家专注于发现、开发、商业化目标小分子药物的生物制药公司,以治疗癌症和其他未满足需求的疾病。

  收购ARRAY将进一步加强辉瑞的创新生物制药业务。其产品组合包括用于治疗BRAFV600E或BRAFV600K突变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黑色素瘤组合疗法Braftovi (encorafenib)+Mektovi (binimetinib)。encorafenib是一种口服小分子BRAF激酶抑制剂,而binimetinib是一种口服小分子MEK抑制剂,可以靶向MAPK信号通路(RAS-RAF-MEK-ERK)中的关键酶。

  外汇天眼指出,在美国,结直肠癌是男性和女性中第三种最常见的癌症。据估计,2018年有140250名患者被诊断患有结肠癌或直肠癌,估计每年约有50000名患者死于该疾病。

  辉瑞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尔伯特·布拉表示,“对Array的收购增强了我们创新生物制药业务,预计对其长期增长有很大帮助,并为辉瑞现有的乳腺癌和前列腺癌领域,创造潜在的结直肠癌专营权业务。”

  除了BRAF突变转移性黑色素瘤的联合治疗外,Array还开发了广泛的靶向癌症药物,随着时间的推移,辉瑞预计会产生巨额特许权使用费。

  交易完成后,Array的员工将加入辉瑞公司,成为辉瑞公司肿瘤研究与开发网络的一部分。

  外汇天眼获悉,辉瑞预计将通过债务和现有现金余额为交易的大部分融资。辉瑞将在其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发布时提供说明。预计将在2019年下半年完成收购。

  大药企的并购缘由各有侧重,促成交易的原因可能有多重,从行业趋势、监管宽松、交易价格、管线互补、规模效应、竞争、分担研发投入等都是大公司考量的因素。对于那些越来越依赖于大型治疗领域的老牌药物公司,对新型研发管线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,中小型的生物制药公司在估值上占了上风。

  辉瑞一向是医药行业的并购大户,一路“买买买”成巨头。近几年的并购包括2015年9月3日收购赫升瑞;2016年6月24日收购Anacor制药公司;9月28日收购Medivation生物制药公司。

  “完成对Anacor和Medivation这两家公司的收购,给我们的创新医疗业务增添了重要的营收增长动力。”此前辉瑞业务运营执行副总裁首席财务官Frank DAmelio指出,尽管2016年遇到了产品专利到期的重大不利因素和13价沛儿成人疫苗在美国营业收入的下降,在排除外汇及原赫升瑞和原Medivation运营的影响因素之后,辉瑞在2016年的独立营业收入仍然增长了5%。

  过去几年,大型制药企业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专利悬崖,制药巨头们由此越来越依赖创新重磅药物上市拉动业绩,都在寻找下一个重磅炸弹,便宜的中小型生物医药公司在市场上更容易获得青睐。加上2018年医药股票的波动和下跌,2019年药企们更需要高绩效的药品销售表现。

  相较于只专注于创新的生物制药企业,从辉瑞不那么“强势”的自身研发管线上看,对于创新药物的需求更加迫切。

  2018年,单看制药业务的营收,辉瑞依旧是全球老大,2018年全年收入536亿美元,成熟药品营收下降3%,但创新药物增长了10%。包括乳腺癌药物Ibrance(+32%)在美国以外的营收大幅增长;抗凝血药物Eliquis(+31%)、类风湿性关节炎药物Xeljanz(+37%)、英夫利昔单抗(+53%)、舒巴坦(+30%)等拉动,沛儿13疫苗(Prevenar 13)在新兴市场有13%的增长,主要驱动因素是2017年第二季度在中国市场获批。

  在辉瑞的业务版图上,新兴市场和过了专利期的药品还在给辉瑞贡献不小份额的业绩。